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大学时代

光合话剧团10周年巨献:《暗恋桃花源》精彩上演

作者:文/刘绒会 图/张子豪 郗琳     供稿单位:新闻中心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4-12-26     浏览
 
今年,我校光合话剧团迎来了第10个生日,12231900,光合话剧团倾情巨献年度大戏《暗恋桃花源》纪念10周年。
当晚,教三报告厅座无虚席,报告厅走廊上也满是慕名而来的观众。我校校团委副书记王新军、艺教中心指导老师王悦以及各院的辅导员、教师出席演出,光合话剧团05级团长刘博、08级团长徐巨超、10级团长邵帅、11级团长卓越等团长以及光合话剧团老团员重回母校,与光合话剧团共度难忘之夜,北农话剧团也受邀观看当晚的演出。
《暗恋桃花源》是台湾戏剧家赖声川的代表作之一,其于1986年在台湾首次公演,引起台湾岛内的轰动,赖声川也因此于1988年获国家文艺奖。现代悲剧《暗恋》与古装喜剧《桃花源》同时出现在舞台上,因而产生了一种新鲜而特殊的舞台效果,造就了一出悲喜交错的舞台剧。
光合话剧团把稍加改编后的《暗恋桃花源》搬上了舞台,为观众带来了一场文化盛宴。
第一幕
《暗恋桃花源》主题音乐想起,《暗恋》剧组江滨柳(刘宇凡饰)陶醉哼唱:你是晴空的流云/你是子夜的流星/一起……。云之凡(李文澜饰)一身白色旗袍如一朵白色的山茶花、两条长辫子打扮俏皮优雅,她满怀希望凝视黄浦江。男女恋人饱含深情的对白,依依不舍的别离在演员收放自如的表演中体现地淋漓尽致。江滨柳说: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忘记就能忘记的。他的念旧以及小我中的家国情展露无遗。
云之凡:我回云南以后,你会做些什么呢?
江滨柳:等你回来!
云之凡:然后呢?
江滨柳:等你回来……浪漫的对白拨动着观众的心弦。
饱含沧桑的导演( 韩枫饰)指正江滨柳与云之凡的表演时,《桃花源》剧组上场,舞台喜感当即产生。

 
第二幕
武陵老陶(付钰饰)生气老婆春花(马晓寒饰)买药整日未归,喝酒吃饼,其丰富的脸部表情与夸张的动作令观众捧腹大笑。老陶抱病在身老实巴交,春花便红杏出墙与袁老板(孙赫成饰)私通。春花与袁老板忘情山盟海誓,举止亲昵憧憬未来,这深深刺痛老陶的心。老陶决定以解决这种尴尬的困境,不想春花与袁老板也已回应。三人捏鼻掐喉上蹿下跳,大演我死之戏,场上气氛因而急促,观众不禁捧腹大笑。
老陶最终决定去上游打大鱼,这时《桃花源》剧组上场。疯女人(杜诗悦饰)寻找刘子骥,顺子(陈沐乐饰)被误认为是刘子骥。(按:顺子与疯女人是整部戏剧的线索)
 
第三幕
《暗恋桃花源》主题音乐想起,故事发生在一间台湾病房。此时的江滨柳已是风烛残年、疾病缠身,在与护士(周倩楠饰)的交谈中,他颤颤巍巍地回忆往事:那个夏天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快乐的日子……可是谁曾想,一分别即是永别,我还记得她年轻时候的两条长辫子……江太太(高铭明饰)对江滨柳一往情深,言辞中流露着深深的爱。可是也许是接近生命的尽头,人愈发渴望埋藏在心底的挚爱,江滨柳梦中出现了影影绰绰的云之凡,他紧随其后。梦中他又回到37年前的那个上海,回到了37年前的那个分别的夜晚,熟悉的场景和熟悉的对白。江滨柳说:之凡,这些年我写了好多信给你……真挚的感情流露带给观众感动。
疯女人再次出现在舞台上:那一天,南阳街下着毛毛雨,我和他一起约好了一起去吃,酸辣面!舞台气氛骤变,《桃花源》剧组上场。
 
第四幕
舞台被布置为河流上游,老陶乘着激浪沿溪而上,当他误打误撞进入桃花源时,空气里好像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怡然之乐响起,舞台上飘飞着桃花瓣,观众连连叫好。老陶在桃花源中遇到长得极像春花和袁老板的一对桃花源夫妇。由此引发了一系列搞笑对白:你无耻!对不起,她五尺,我八尺。放轻松,放轻松”……
桃花源音乐想起顺子高喊:时间愉悦地过去了!,《暗恋》剧组上场。
 
第五幕
此幕是《暗恋桃花源》的高潮,《暗恋》剧组与《桃花源》剧组同台排演。很多时候,《暗恋》剧组与《桃花源》剧组的台词能够完美衔接:
江滨柳:唉!
花:干吗叹气呢?这儿不是很好吗?
陶:这儿虽然好,可是我心里面仍然有许多跨越不过的障碍。
士:你算算看,从你登报到今天,都已经……
陶:多久了?
士:五天了!
花:好久了!
士:你还在等她,我看不必了耶!
陶:我怕她在等我。我想看她愿不愿意跟我一块儿来。
花:她不一定想来呀。
士:自从云小姐第一天没有来,我就知道铁定她是不会来了。
陶:不,她会来。
花:她可能把你给忘了。
士:再说,云小姐还在不在世界上都不晓得,你干吗这样子嘛。
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
春花、护士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第六幕
老陶回家,爱情喜剧《桃花源》转而为爱情悲剧:春花因饱受生活之苦而抱怨,时时与袁老板吵架。老陶回家,吓坏了袁老板和春花。演员用喜剧形式演绎悲剧的内容,不仅给观众带来了喜感,更让观众在其中回味无穷。
江滨柳终于等到了、盼来了云之凡。两个曾经的恋人,现在已是残年,互相探寻错过的38年岁月。江滨柳:身体还好?我还记得你年轻时的样子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云之凡:我写了,好多的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我先生人很好,他真的很好。
演出接近尾声是江滨柳与云之凡的深情一握,他们像是要握住逝去的岁月,像是要握住38年的空白,又似乎是在倾注毕生的爱于这一握。他们的表演戳中了观众的泪点。
演出走到尾声,观众意犹未尽。在光合话剧团10周年之际,给光合话剧团献上生日祝福!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