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华电记事

我的母亲

作者:郑文洁     发布时间:2016-05-08     浏览

最近总是想起发生在初三的那件事,一天傍晚,我和她大吵一架,没吃晚饭就摔门而出,逃往学校。好不容易熬过了自习,一回家就饿狼似地奔向了厨房,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我的晚饭,最后只得愤愤地躺在床上,又饿又委屈地淌着泪水,心里想着: “我妈真过分,没见我没吃饭吗,也不知道给我留晚饭!”
  如今即将成人,再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除了展颜一笑,不免为自己的年幼自私惭愧。我凭什么认为母亲对我的一切照料都是理所当然呢?又凭什么习惯性地认为她应该无条件向我妥协?难道仅仅因为我是她的孩子,她就要变成我的保姆吗?
  母亲对我的付出,不必细想,必定多于我的所有小心思,多于这些年来我见过的花草树木、日出日落、繁星和飞鸟之和,她了解我胜过任何人,而我对于她的了解,似乎永远止步于 “母亲”这个称谓。
  她是一个极不爱收拾的人,所以家里总是乱糟糟的。小时候,全家人的袜子,无论厚薄,全都是堆在一起的,记得有一次,为了找袜子,我整个人钻到衣柜里面,把所有的袜子都翻了个遍,才找到我那双小袜子。我也曾多次强烈向她抗议,她却从不以为意,以至于我们总是在冬天到处找手套、袖套,夏天到处找拖鞋和凉鞋,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为此,我一度以为她是一个很懒惰的人,直到有一天,我发现她病了。
  她发烧了,躺在房间里休息,我经过的时候一阵绵软无力的声音飘了出来,这声音完全褪去了平日的爽朗,如同青烟般飘渺易碎。我愣了半晌,才意识到她在唤我倒杯热水。推门而入,憔悴而泛黄的面容映入眼帘,她皱着眉头,双目微闭,两只手耷拉在床沿,我微微一惊,没想到平日里红润健壮的她,也会变得如此脆弱。我轻轻退出房间,长呼了一口气,突然意识到母亲也并非超人。每天除了工作,她还要忙着照料我们,从早晨忙到夜晚,从嫩柳抽芽忙到白雪覆盖。我上学,她在忙,我放假,她依然在忙。而我,究竟是怎样忽略了她的辛苦与疲倦,振振有词地去责怪她懒惰?
  我们家一直不富裕,她的日子从未清闲,但她,是我见过最爱笑的人。每逢春节,她都要带着我拜访亲戚。我跟在她后面,老远看见邻居或者熟人迎面走来,首先听到的,必定是她清脆大方的笑声。在笑声中,他们相互寒暄,偶尔谈到小孩,她笑意更浓。到了亲戚家里,若是人多,未必说得上话,她也时不时地对别人的话报以友好的笑声,以至于邻里一谈起我母亲,想到的就是她的笑声。她爱笑,碰到有趣的事情会笑,就连闲来无事时也会笑。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电视,她在一旁做棉鞋。就在我看的正投入时,突然,她的笑声直击耳膜,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笑到用双手捂着脸,不能自已。在我惊奇的目光的注视下,她许久才从笑声中缓过来,一脸无辜地告诉我: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然后,我就把看的正入迷的电视剧完全抛到脑后,兴致勃勃地听她讲那件事情。
  妹妹进入叛逆期时,父亲的脾气也比较暴躁,两人总会闹矛盾。当战争爆发的时候,家里的氧气就像被抽干了一样,我连大气都不敢出,走路也蹑手蹑脚,尽量躲开父亲的视线。这个时候,只有母亲敢笑着问父亲晚上去不去湖边散步,又问妹妹最近想买什么鞋子,轻快地笑声溶解了僵硬的气氛。每到这个时候,我才如释重负,心情也重新愉快起来。
  除了不收拾屋子和爱笑之外,她还特别健忘,有时候手头刚放下的东西,她转眼就忘了。但无论怎样,她都是最疼我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
  母亲,在往后的日子里,除了接受你的爱与付出,我还要像个朋友一样去认识你,了解你。而这一切,只为了,当你老了,我能够更好的爱你。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