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华电记事

幸遇我的老师们

作者:梁贵书     发布时间:2017-03-06     浏览

我是电力系7802电工师资班的,崔翔老师是7701电工师资班,当时崔翔他们班被誉为学校的“空前班”,因此我们班就被戏称为“绝后班”了。
  高考时,我的数理化成绩不错,是老师帮助填的高考志愿。到学校后才听说我们是根据成绩调剂到“师资班”的。我们那时很单纯,没有什么想法,看到录取通知书上的“电工师资班”,也不明白是什么专业?我们班29人,报到后只有一人因视力问题,转到电讯专业了。我就这样跨入了华电的校门,从此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那时我们开了28门课,学习很紧张。
  读书时,我很喜欢教政治的梁老师,也很喜欢教哲学的李明老师。李明老师个子很高,人瘦瘦的,上课时从不用讲稿。每当他端着个大茶缸,拿着本书走上讲台后,就开始用讲故事的方式,向我们传递他的哲学理念。听李老师的哲学课,从来没有过枯燥的感觉。他的这种一本书、一杯茶,讲课时不翻书,下课时喝茶的讲课方式,对我的冲击力很大,那时就很欣赏和羡慕。我暗暗告诉自己:将来当了老师,我也要做到不翻书讲课。
  我刚开始走上讲台时,还总要拿着讲稿,后来也不带讲稿了,像李老师一样,就带本书。现在,我讲的 《电路理论》课有许多例题,但基本上能达到这个程度,当然,只有融会贯通了所有相关知识,才敢有这样的底气。
  《电磁场》课程,是邵汉光老师教的,我们是与01班一起上的 “提高课”。邵老师教课的方式也很新颖,他是带着硕士研究生一块,给我们上课。每堂课,先由他的学生把推断、例子和过程讲清楚后,邵老师再归纳和总结一下。这种授课方式,使我们掌握到的是一种学习方法,而不单单是知识点。现在想想,邵老师这种独特的授课方式,还同时培养和调动了研究生专业学习和研究的能力和水平。我读研时,也听过邵老师非常有特点的《电磁场》升级版。上他的课,像是在搞科研,好多时候,他都给我们很大的独立思考空间,启发我们自己去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那一代老师教课能力强,手中的自主权也很大,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安排课程的进度和授课方式,学校也不会干涉。
  邵老师选研究生很有眼光。他带的崔翔,考研时因外语分不高不能录,邵老师就到处呼吁,最后崔翔被破格录取。还有他的研究生袁建生,也是我们02班的。袁建生做毕业设计时是跟着邵老师做的电磁场,做完设计后,他就被确定留校了。现在,袁建生是清华大学的电工专业教授。
  田壁元老师教我们 《电路理论》《信号与系统》《数字信号处理》《离散系统分析》。田老师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讲课水平很高,还特别敬业。他腰不好,但一直坚持给我们上课。我们的 《电路》课120学时、《信号与系统》课60学时,田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年多课,腰一直不好,却只能在课间坐一会儿休息。我们上课用的一些教材都是老师们自己编的,比如《离散系统分析》的教材,就是田老师自己编写的。
  教过我的老师们,在教学上投入的精力都很大。他们开的课,一定是自己认真学过的内容,回答学生问题时也非常坦诚。一位老师在课堂上就曾很坦率地回答同学们提的问题:“你们问的问题很刁钻,我要回去查查看。下次上课,或者再下次上课时,我一定会告诉你一个答案。”这种严谨的教学作风,影响了我此后的教学生涯。
  印象深刻的还有刘国隆老师和颜秉德老师。
  刘国隆老师教我们 《积分变换》和《矩阵论》提高课。刘老师讲课时,条理特别清晰,非常吸引人。上他的课时,第一二节,我还很认真地记了笔记,后来就索性专心听课了,思路如此清晰,下来自己可以很清楚地整理出脑子里的笔记,再看看书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颜秉德老师穿衣打扮特别精神。上课时,他穿的衣服一直都是熨得平平整整的,就是我心目中为人师表的样子。其实,平常碰到颜老师,看他的穿戴也很随意的,但每当他上课时,就会穿得很正式和讲究,这也体现了他对学生、对职业的尊重。
  在我毕业留校当了老师,以及后来担任了教研室主任,工作和教学管理中的言行,总是在无形中传承着我的老师们的优良传统和美德。
  比如,直到现在我依然执着地认为:一个教师,首先要把教学搞好,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教学上。因为如果教学搞不上去,你怎么对得起“教师”这个神圣的称谓呢?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为本科生讲授《电路理论》课。
  这门课,是电力系本科生接触到的第一门专业课程,是所有专业课的入门课,学生对这门课程知识的理解和消化,将影响到以后专业课程学习的进程。所以,我在这门课的讲授中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用一个个生动的例子,来解析枯燥的理论,用多年积淀的专业知识加之已经娴熟的讲课技巧,吸引同学们学习的兴趣和热情。听说,有些来听我课的学生,是“逃课”过来的。教室里学生坐的满满的感觉很好,看见他们渴望求知的眼神,常常让我回想起自己坐在教室里听课的情景。
  学生们有时很可爱、很直率。我教过的一位学生说:“老师,听您的课,总感觉您的授课跟做科研似的,很严谨认真,每个知识点都讲得很透彻、仔细,能让我们全面领会和掌握。听您的课,对我和同学们来说,就是种享受!”能在平凡的教学中,得到学生这样高的评价,我感到很满足和快乐。
  我们电工教研室的 《电路理论》授课团队,长期以来受到了同学们和同行们的认可和较高的评价。《电路理论》课程,也被评为河北省省级精品课程,我们的电工实验室,被确定为河北省实验教学示范中心,我本人也获得了河北省优秀教师等多项荣誉称号。
  除了本科教学,我也承担了研究生的 《电网络分析理论》《电网络综合》《非线性电路》《电路的计算机辅助分析与设计》等课程的教学工作。
  对研究生的培养,我始终怀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无论工作怎么忙,对他们的辅导,真的不敢有半点的懈怠。他们能考上研究生不容易,应该让他们在最好的年华里得到最丰厚知识的滋养,这也是我的职责。因此,对他们的每一份论文,哪怕是上万字的论述,我也要逐字逐句地看。我明确地要求他们文中引用的每一个数据,都是经过严格科学论证的。对文中的错别字,或者标点符号运用不当的小毛病,我也要求他们一一改正。因为,这是在“做学问”!
  自从1982年留校后,我从做助教开始,一步步走到今天,不觉已经33年,加上本科在校的四年,整整37年,占了我生命的大半时光。我很欣喜地看到我的一届届学生走出校门,自豪地宣称:我们是梁贵书的学生!那神情多像我当年出去开会或者研讨教学时总喜欢说的“我是电工师资班出来的一样”!
  也许,今天我可以无悔地告诉我的老师们,33年来,我之所以能够踏踏实实地坚守在教学第一线,是你们当年给予了我力量、信心和能力!我感谢你们!
  是你们那一代人严谨的教学精神,是你们尊重他人的平等意识,甚至包括踏实认真的生活作风,已经潜移默化地沉淀在我们身上。我为曾被这样一批优秀的学者熏陶过而满足,我也为在自己整个人生观形成的成长过程中,受到过这样一些博识儒雅并敢于坚持自我意识的前辈们的影响而自豪!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