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友风采

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记设计011十年聚会

作者:赵志祥     发布时间:2015-12-23     浏览

  

  

  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

  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

  却忽然忘了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

  在那个古老的不再回来的夏日

  无论我如何的去追索

  年轻的你只如云影掠过

  而你微笑的面容极浅极淡

  逐渐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的极为拙劣

  含着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 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席慕蓉

 

  华北平原的秋不似北方其他地域那般来的突然——迅猛间便已一片萧索,淅沥沥一场连阴雨过后也只有清早和傍晚略感凉意,反倒消退了不少热气,清爽、干净。10月3号傍晚,我目送设计011的校友们坐上大巴,在余晖里的华电林荫道下渐渐远去,终于,一个转弯消失在视野里。

  早在之前一个多月里这位毕业后选择留校的刘让老师便联系我们开始着手准备设计011的十一同学聚会:讨论文化衫的配色、纪念品的种类,安排吃住,规划活动流程……每一样都想了又想,讨论了一遍又一遍,生怕落下什么,因为要回来的是一群久别家的孩子,是散落各地的蒲公英。

  十年前他们离开华电,飞向各自的远方。

  十年后他们齐聚华电,再忆往昔的温情。

  10月2号早上,由于东西较多刘让开车过来接我们去中银大厦。说起刘让,倘若他和一群学生站在一起恐怕很难分辨出谁是老师谁是学生,年轻、随和。那天上午,最先来的是当时的班长——虞洵巍。他一米八的个头,和蔼亲切,一见面便握着我的手说“辛苦你们了!”之后,陆陆续续的来了一部分校友,其余的在第二日早上匆匆赶来。几乎所有校友都是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按部就班地来,然而一位校友边登记个人信息边打电话,和电话那头的校友攀谈来,“我到了,你在哪里?”之类,竟连纪念品都忘记了带就快步去寻找旧日“好友”,活脱脱像一个兜里揣了几块糖的猴急的小孩儿,来不及回家就一颗接着一颗地剥了吃光。校友们见面时的各种可爱样子亦使我们忍俊不禁。

  10月3号上午,他们穿着纪念文化衫乘大巴回到二校举行座谈会。一下车,走进机械系主楼——教八B幢,自习室里零零星星的还有一些未外出的同学在学习,一如当时的他们。其中一个校友悄悄的扒开门缝向里瞄几眼又轻轻的关上门,生怕发出一点惊扰声,像蹑手蹑脚怕惊跑停在花上的蝴蝶的行人。会议室外,他们在签到板上签下各自名字,一位校友的可爱活泼的小女儿抢下爸爸手里的签字笔,郑重而又轻快的画下爸爸的头像,又像小兔子一样在众人的欢笑中蹦蹦跳跳的跑开。

  座谈会上,张慧娟校友一句“大家之前让我主持这次座谈会,我也准备了许多,也写了一些东西,但又觉得太正式反而有些不自在,大家轮流谈谈这十年来各自的工作、生活吧”。是啊,酝酿了千言万语,腹稿打了一遍又一遍,可话到嘴边却不知如何表达,最终抿抿嘴缓缓咽下去,一家人坐在一起聊聊家常,谈谈变化,一如十年前毕业分别时想诉三天三夜的别离可最终只是轻轻一个拥抱。各位校友的发言中我们得知,这十年来他们有频繁离职的,也有坚守本分工作的,有跨专业跨行业发展的,还有离开体制下海经商的……他们像太空里的星星,各自有着不一样的轨迹。

  “大家可能知道他们读研了,其实我当时也读研了,只是我读了会计的研,和大家偏离得有点远。”王浩校友在介绍时称,“读研以后我的学习热情高涨,每天早上第一个去教室,班里男生很少。”他的这一幽默的介绍立刻引起炸锅般的哄笑和讨论。

  一位校友立马插嘴到“我当时还辅修会计来着,但是周末去上课发现全是男生!”

  “大家和你想法一样。”

  “你当时是没想到人家周末不上课吧。”

  ……

  各种调侃和玩笑此起彼伏,最终王浩校友不得不来一句“你们别抢我的发言时间啊。”来结束这场喧闹。如此熟悉的情景,就像那时上课前,也像那时在路上,更像那时宿舍里开玩笑。校友们说话风趣,几次引得大家捧腹大笑。

  然而,在一位校友的介绍中,我们了解到:在毕业后,该校友签约内蒙古某发电厂,但由于生产安全隐患公司大量资金被冻结,但工期又不得延误,无奈之下众多进口设备被更换,导致后来设备磨损严重,厂子效益下滑,领导走马上任一批又一批,员工人心涣散,恶性循环不止。而这期间,该校友在检修、脱硫等各个岗位上均有建树,其中在锅炉修检处任职时遭遇了常人无法体会的困难。校友平静地叙述道:锅炉里到处是粉尘,平均工作温度四十多度,有时锅炉坏了,自己爬进去鼓捣半天,终于能运转了。最终这位校友调离了那个岗位,然而我却无法想象他那微胖的身体是如何在逼仄的高温锅炉管道中匍匐工作。众人问起他的生活时,他拿起矿泉水轻抿一口,“我先自罚一杯。”笑声过后,在师兄的继续讲述中我们知道,原来由于种种原因,该校友在感情上亦不是那么平坦,也曾失恋后彷徨、苦闷。在与他的交流中,我没有看到一丝对生活的不满,反而他那始终挂在脸上的如太阳般灿烂的笑容感染了我,同时我也明白,他那份乐观的背后掩藏了多少辛酸,也因为那份乐观,使多少艰难都不那么艰难。当我手中的照相机对准他,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仿佛捕捉到了一束光。

  3号下午,在校篮球场上,他们又找回了大学时的自己,抢板、投篮,或许技术已经生疏,但是当双手摸到篮球的时候,他们又触碰到了往日大学时光。

  看着他们打篮球,我和同站在一旁观看的虞洵巍聊了起来。这位大学时的班长对此次的十年聚首表示:他们把人生最宝贵的四年留在了这里,大家能回来本身就是对大学时光、对内心温情的一种怀念。这样的机会很难得,但也希望以后,十年,二十年后还能再聚,也希望那时班上的同学能够在各自的行业作出成就,回报母校。当我问道在他眼里十年来同学们有哪些变与不变时,虞洵巍将目光转向篮球场上活跃着的大家又缓缓拉回视线,“十年了,我觉得大家都变了,心态变得更加成熟,大家都已经成家立业,开始经营自己的人生,而不变的,是这份情谊。”在与虞洵巍的聊天中也得知,他在毕业后首先在中广核工程有限公司工作了几年,后来因为爱情而回到家乡,同时也受家庭环境的影响开始创业经商。在创业中虞洵巍很清楚地认识到传统行业发展空间有限,如今正在转型投资领域。

  结合自身情况,虞洵巍建议有创业想法的同学们,最好用几年的时间做一些有方向性的思想上、能力上的准备工作,要有面临一切困难的承受能力,挫折面前要有韧性,要能坚持。而对于在校生,他认为:我们应多参与社会活动,增强沟通能力和处理复杂问题的应对能力;将来选择自己的择业方向时既要结合自身兴趣特长,也要关心国家倡导、时代迫切需要。“珍惜毕业初的几年,要静下心学习积累,只有沉下去关键时刻才能浮起来。”责任、珍惜,这四个字在虞洵巍的一言一行中悄然流露。由于他事务繁忙,要提前离开,所以不得不结束这场意犹未尽的交流。

  穿过绿茵操场,前往校门口合影的途中,校友们一再的对我们感谢的话语让我们突然间忘记了这几日的疲惫,留下满满的感动。尤其虞洵巍爱人那句“他们只有现在才是最真实、最自然的,在外面多多少少有拘束,很久没有看到他这么放松了”让人心头一颤。校门口,在“华北电力大学”几个大字前他们留下来他们此行最后的照片——首先每个人都单独上前和这几个字合影,然后集体留念。因为这里是他们的母校,母校……

  停在校园里的大巴已经就绪,我目送设计011的校友们恋恋不舍的坐到车里——还不停的向窗外张望,在余晖里的华电林荫道下渐渐远去,终于,一个转弯消失在视野里。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