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夏梦如炽

作者:王丫凡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06-26     浏览

 

 

其实,我不喜欢夏天。

它就像是一幅红得不可收拾的画,一蓬一蓬的火,从脚边燃到天际的尽头,轰轰烈烈,一路摧枯拉朽地烧过去,带着毁灭一切的热情,太过嚣张,太过侵略。

赤红的艳阳,褐绿的蔽荫,浓艳的芳菲。红的,绿的,深的,浅的,映在弥漫着似雾非雾的灰气里,一道道,一条条,剑拔弩张,厮杀得彻底。

灿蓝的晴空,硕大的太阳仿佛是凭空擎出的一只金漆托盘,遮天蔽地,洒下的光芒,像裂开的缺口,止不住的燥热从里面溢出来,树枝上的夏蝉死命地嘶叫着,每一声都像是要走到尽头处一般,直直地戳到人们躁动的心底。偶有几缕清风,也裹挟着热意,像是往红炭上浇下的水,不过是助长了烈火的气焰,更加喧嚣,滋滋灼烤着天地间的所有生灵。要是落起了暴雨,不是为了缓解跃动在四处的燥热,到更像是一种极至的炫耀,肆意妄为地向下倾倒,噼里啪啦地砸在地上,仿佛那一刻主宰了天地一般,霸道而又轻狂。

一年年的夏天,就好像是一出演到极盛处的折子戏,花团锦簇,热闹非凡,却又带着隐隐的颓废败气,不外乎如此,仿佛那火即将要烧到尽头,岌岌可见的一地尘屑。

我不喜欢夏天,不喜欢这样用尽生命力的明艳,不喜欢这种只是一朝一夕间的热烈,消散得太快的美好总有种未曾存在过的虚幻,高台之上,再是莺歌一片,塌覆得太快,也是了无意趣。

一切,莫不如此。

常言道,人生诸事难长久,那些得意尽欢,策马蹄急,不过是如这夏意般,来去急急,余下的仍旧是惨淡。想那金陵玉树莺啼,秦淮水榭花开,到头来却莺断花谢,眼看它起高楼,转眼间青苔碧瓦堆。这世间事向来难有彻头彻尾的圆满,繁盛虽好,可若是一妄追求一时的盛极,难道余生要怀着故往的虚梦入眠吗?

芸芸一梦,大多都是惨淡,但若是能自筑高台,把惨淡唱成热烈,不到终点,中间都是小团圆。不必艳羡他人一刻的璀璨,平凡中的圆满依旧有着夺人的光芒,夏日里的时光虽然有着繁盛的生命力,但却十分短暂,不如其它三季的绵延长久,可是能够把握寸寸时光,明晰自身目标的我们,每一天都可以变成这样流光溢彩的夏日。

徐徐望去,阆宇长街处,夏意正浓。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