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绿皮火车

作者:丁子钰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8-05-28     浏览

 

 

我讨厌绿皮火车。

相较于高铁和动车有目的地、高速地驶向终点,火车总是载着满满当当疲惫的游子在各个站点徘徊。所以,从小到大,火车给我的印象不是远方、风景和偶遇的人,而是狭窄的车厢、浑浊的空气和漂泊不定的无依。在去年的秋天,我在从天津回保定的绿皮火车的狭窄的卧铺上躺着,下铺的小孩子一直在哭闹,我插着耳机头痛欲裂。手机传来震动,当时的男朋友发来消息,纠纠结结吞吞吐吐地发了一堆。

大意是分手。

我其实早有预见。从发消息他第一次隔了半天回复那次开始;从他去遥远的南方城市上学开始;从他用各种小号和别人聊天被我发现开始;从我发觉他的第一次欺骗开始;甚至再早一点,从关系的一开始开始。他从来不是一个专一认真的人,不过当时十七八岁的我被一种自我膨胀又热血的情绪笼罩,无知又天真。

我忽然觉得有点恍惚。侧过身来,眼泪渗进发根。从头至尾,我无愧于心,自认没错。我本以为他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而不是一句简单的“我受不了异地恋”,可是他没有;我本以为他能等假期回家了坦坦荡荡面对面好聚好散,而不是有了新欢就像懦夫一样连电话也不敢打就用文字了结,可是他没有;我本以为他能按照他的所想表白,而不是用谎言去欺骗和隐瞒,可是他没有;甚至退一步,我本以为他能等我回学校安顿好了再提分手,而不是在奔波中让我仓促地接受,可是他没有。

我从床上跳下来,把他所有联系方式一一拉黑删除。回学校的路上下了很大很大的雨,外套在出车站的瞬间被打湿,我想这样也好,路过的人就分不清什么是雨水什么是我掉的眼泪。我性格倔强,自己很难被改变,自认为别人也应是如此。印象中的他一直是初中二年级刚认识那会儿活泼善良的样子,但重新认识已经是四五年后了,我依旧倔强,他却不再善良。在恋爱过程中他虽露出改变的端倪,但在精于自我说服的自己的劝说下依旧选择了忍耐。当时的我除了伤心,还有满怀被愚弄后的愤慨。我从来不是一个被动的人,可为什么他说开始就开始他说结束就结束。我自认为理性自持,可为什么在一开始明知是欺骗的情况下还会难过。

我莫名陷入一种对自己不满却无能为力的情绪。那段时间我在写题记笔记的时候也总是把笔握得死死的,特别喜欢程式化的工作,那本大物下的习题册,被我无聊又愤恨地写了四五遍。

直到某一天清晨,五六点钟被冷空气唤醒,我躺在床上望着方方的、透着微光的窗户,一瞬间感到释然,像是屠龙少年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宝剑。

我不再无意义地与恶龙缠斗了,即便我满怀厌恶与愤怒。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