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好声说再见

作者:邱利寒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8-07-04     浏览

 

 

我不知道怎么来形容时间这个词。

它来去匆匆让我抓不住定义的尾巴。

六月,注定是一个有故事的六月。故事里隐藏着青春里特有的离别。

去年今日,我是被离别的那个人。

2017年6月8日,从走出考场的那一瞬间开始,似乎就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无声地发生改变,记忆或许从不会一丝不苟,谨慎细微地记住每一个细节,但时至今日,我依旧记得那天下午的黄昏,那条回学校纵横交错的路。

交上最后一张考卷,这一合上笔盖,就是合上高中的三年。

我们默契地选择了不坐大巴,三三两两地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六月,已是个可以让人流汗又流泪的季节。

我已然忘记,那天下午走了多久,但记住的是一路上的寡言默行。或许是知道了即将到来的是什么,即使来得及告别,也无法把再见说出口,好像一直往前走,一直不停地走,时间就会停留到永久。

那天晚上是有毕业聚餐的。然而即使是毕业聚餐,也终究没凑够一个班的人,这或许就是最先的预言,暗示曾经的同学再不会有机会真正相聚。我们每个人终究像是一条条交叉在一起的线,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相遇,随后又渐行渐远,交叉过,却永不重合。

之后,便是收拾证明我存在的东西了。书,都是书。有挤满红蓝黑三色笔的各科笔记,也有翻了卷儿的各科课本,还有一摞摞《看天下》《青年文摘》,以及隐藏在此中的一两本言情小说,陪伴自身这些年的东西,现在正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那里待你装箱收走,它们的命运或是被你珍藏,或是被你赠人,或是被你遗弃,但无论是哪一种方式,这都像是一场郑重而庄严的仪式,宣布你和从前的生活自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从此相见,便是梦里。每一年,每一届,这像是亘古不变的传统,要让你从头到尾将自己细细打包,不留下一丝痕迹。

而如今,时间的轨迹切换到了2018年的6月,我开始见证离别。它悄然发生在每一个你可能路过的角落。它惯于以毕业晚会、毕业聚餐的形式来明着说一声准备好的再见,但暗地里,却隐藏在一个转身之间,散落在一套正式的毕业服里,跃动在那些陪伴着你多年却依旧要处理的小东西里。

有一天,时间终究会推着我们走向属于这样的一个夏天,它如一个分割线,割离了所有的一切,而我们仅能做的,不过是拉住流年,好好的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