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请用你的点滴,触动我的眉心

作者:陈逸群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8-07-04     浏览

 

 

突然发现共情力的神奇,我试图把自己代入到毕业生的身份里,静静回忆,却险些把自己弄哭。如果不是想象着明天离开的是我,我又怎会发现那些点滴的珍贵。还未远行,便已怀念,这是我对华电最深的爱恋。我们已经遗忘在琐琐碎碎的生活里的,却是今天毕业的你们最最不舍的。

不舍的是老师们的口头禅,令人头疼的实验报告,还有难倒各路好汉的期末试题。

不舍的是门口的18路吧,几乎能背过每一站的名字,喜欢坐着它去一校看演出,去万博吃吃喝喝,去火车站坐上回家的车……

不舍的是日新园的那条锦鲤,屁颠颠儿来蹭吃蹭喝的校狗大黄,还有懒洋洋趴在树荫下晒太阳的大橘猫。

不舍的是天天变着花样的外卖,买了退退了买的衣服淘宝货。

……

根据北京大学的统计,大学四年,我们用90分钟看着水壶被盛满,20天用来淋浴,2880分钟在为明天穿什么而发愁,甚至用4个小时来颠过校园里的减速带,却用五秒钟就可以拉着行李离开母校。

最令人怀念的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荣耀时刻,而是那些点点滴滴的日常,它们构筑起来立体的平凡生活,鲜明地永恒地留于心间,让我们分明地感受到,华电是如何由浅到深,由模糊到清晰,渗入肌肤血液与灵魂乃至刻骨铭心,在我们的手势和笑容中写下“华电人”这三个字。

今日久别,你说没关系啊,这个时代没有别离,视频聊天直播更贴,一切像快得没有发生过,一切也像近得从未改变过。可是,你知道吗,你的眉眼心间,有些东西却分明不同了。

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生活是立体的的时空,经年之后,再回母校,如果这些点滴不在了,我们便也回不去了。

当年的宿舍楼还在,还可以在门口静静凝望,恍然间回到从前,习惯性地往里走,却被陌生的宿管拦住,再不见了那温馨的小窝和嬉笑打闹的室友。

当年的朋友还联系着,为了再当面问一句“今天吃什么”可以跑遍大半个中国,而下课后那种饥肠辘辘的感觉,却找不回来了。

当年的球场还在,甚至还可以从天南地北赶回来再约一场球,但那少年意气和无限活力却在中年人的身体里,不见了踪影。

当年的书桌还在,甚至还保留着“2009考研占座”的字样,可那个单纯而坚定的逐梦少年,究竟哪里去了?

社团里的活力四射的交际花,图书馆里博览群书的学霸君,自立自强的创业者,球场上潇洒的白衣少年……窥见华电人群像的一角,究竟哪个是你?

我想,所谓别离,不仅仅是空间上的远离,也是时光上的远离。

很多年后,我们生活在不同的城市里,渺小的我们湮没在空间里。在天津的出租车电台里,在重庆喧闹的火锅局里,在北京拥挤的地铁人潮里,恍惚中又会听到“保定”这两个轻轻的字眼,纵然人间干燥,而那一刻必然是心底一片潮湿。保定,那是我曾经年少时的远方,如今永远的故乡。

毕业季与高考放榜日的不期而遇,一届届讲述着的毕业故事相似而寻常,渺小的我们湮没在时光里,华电六十年的历史,母校难以将我们的学生时代铭记,但那却是我们自己一生的怀念。

正如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时,一切才有意义。请用那些点滴,触动我的眉心。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