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访故有感

作者:徐凡清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8-09-11     浏览


我答应过自己,给那些地方拍一个影集。可是它们没等我,就像许多人常做的那样。

教会一个情感丰富的拖延症患者成长的,其实不是失败,是变迁。

八月十三日,离开老家的前一天,我从县城中心回到了小时候住过的老房子。那片老屋依山而建,是我童年对美好认知的启蒙。这条路走了几年,已经走到了心里,如今却再也没有从前的踏实感。半年没见,这里的一切都被水泥和小型挖掘机吞噬与肢解,每向前走一步,印象就破碎一幕。

那日我是清晨访故,水雾微朦,而其中再也没有柴木炊烟的微妙味道。那些炊烟味道、早餐味道和声声叫卖,都被层层封埋在碎石瓦砾下,像同样被遗弃的旧物,在这个如无声悲梦般的清晨,无力地被风化,被淡忘。唯一如故的是招展的植物们,果树、太阳花,连同丛丛杂草,都攒足了精神奋力生长着,或硕果累累、或面色如霞、或蓬勃朝气,都仍然期待着人类的欣赏和夸赞,对周围的变化毫无察觉,似是一种天真,又似是一种嘲讽。

曾经,我最初对人生的理解,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正午,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任意门,那一边是我用积木和故事搭起来的童话。我不爱睡午觉的习惯大概是从那里养成的,但是我最初的自主阅读大部分都是在午间完成的。大人们睡下了,看门犬们睡下了,风也睡下了。阳光从窗纱里柔柔地滤进来,放大了尘埃,而安静放大了我的一切感官。读书,搭积木,坐在古老的地砖上了解远方,了解远古,了解善恶分明和人情世故。依恋、信任、真爱、勇敢、善美,都在干净的山间里的阅读中搭建起来,没有人来打破它们,而是用爱帮我保护它们,所以我笃定人本纯粹,至今仍然如是。

午后,是一团象征青春的金色暖光,其中粼粼的闪是从姐姐未干的长发上滴落的水珠。儿时总是渴望成长,我对青春最初的印象就是姐姐。在那个小院里居住的,身上总有好闻干燥的皂香味道的少女。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偏爱古老的校园意向,儿时的艳羡大概是一直忘不掉的执念。香味圆珠笔、白衬衫、长直发、单车、黄色灯光的台灯和暗恋,全是我对青春的艳羡,至今仍然是。所以我笃定青春干净美好,至今仍然如是。

傍晚,是在炊烟中穿梭山路的紫色雾霭;新年,是每个人都会填上一枝的篝火;雨水,是馈赠和愉悦;你,是我可以信任的你;我,是随心生长的我。

世界是……

然而为了更快捷地生活,我失去了一个真正的庇护所。失去了一些干净的基本。

比起水泥森林,这些植物太柔弱单纯了,经不住步伐的碾压。如果有一把气势汹涌的火,真不知谁象征着湮灭,谁又象征着重生?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