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遥遥路途中

作者:李渲姗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9-07-03     浏览次数:



火车已然是这个年代很慢的交通工具了,我坐过最漫长的火车,耗去了一天一夜,从重庆到保定。结束短暂而忙乱的日子,我带着行囊来到了家乡外1607.3公里的地方。老实说,狭窄而蹩脚的火车,无尽的颠簸和压抑很难给我留下什么美好的印象。

窄而乱的火车隔间里,狭促的拥挤着六个人的空间。两侧拥簇在中间不上不下的地方,将要承担我和妈妈的26个小时。一个几平米的空间,陌生的六个人,共享的26个小时,或许这就是火车最特殊的神秘。

没有信号的无聊时光里,躺在床上,远小于隐私所需的距离让一切都变得难以隐藏。对面是一家三口,从老家回到工作的城市,从热闹的团圆回到日常的轨道上。正处于最为活泼好动的年纪,小女孩是这个隔间最热闹的存在。不服从于妈妈的勒令安静,随时随地地好奇着所有的新鲜与不同。但是小孩子的兴奋往往消失得快,当她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安睡时,隔间里是悄然的寂静,夜晚便在轰轰的声响中颠簸过去了。

火车里的睡眠总是无法安稳,迷糊之中便早早地醒来,窗外还是不太刺眼的阳光。伴着小女孩逐渐清醒的咕哝声,一节车厢也渐渐清醒过来。最后的几个小时最为难熬,我坐在窗旁的椅上百无聊赖地发着呆。一阵谈话的声响从隔间里传来,不知何时,隔间里的人都坐在下铺上攀谈起来。或许是随着目的地的接近,压抑的火车时光即将结束,欢悦的心情是渴望交流的。

睡在我那侧下铺的阿姨和她的丈夫在说着去远方上学的儿子,眼角和眉梢的笑满是骄傲和难舍,这种复杂的神情,我也在妈妈的脸上见过。阿姨自说着,把儿子从保定送到了那么远的重庆,这一去就是半年的分别了。我和妈妈都笑了,风尘仆仆的我们从重庆前往保定。火车确是奇妙,你的眷念是他人的远方,你的异乡是他人的归途。一趟趟火车来来往往地奔驰着,同一处地方却是不同的寄托。

对面的那一家人已经下车了,过了石家庄,我在些许的不安中隐藏着期待。窗外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再不见此起彼伏的山丘,满目的绿色也染在火车上留在了身后。遥遥的路途此时将要奔赴终点了,阿姨笑着和我们告别,让我们好好享受保定的不同。

不过26小时而已,我收到了来自我新起点的第一份祝福。或许火车的这头与那头是一个人的过去与未来,这悠悠的路途便留给我们最充足的时间用来告别与开始。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