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华电记事» 华电故事

超负荷运行的一对教授夫妇——记鄂秀焕、王彦骏教授(二)

作者:田禾     供稿单位:华电记忆5      发布时间:2021-04-15     浏览次数:

鄂秀焕夫妇,从年轻时代携手并进,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追求,使他们在工作和学习上,相互支持,遇到困难与不顺,相互鼓励。在生活上,他们相互体贴、照顾,一路走来,共同平静地面对着生活的考验,数十年如一日。

他们俩从事教学工作二十多年,虽热课程学时多、内容丰富,有较大的难度,但他们对课程的基本内容,教学环节,了如指掌。上每门课之前,总要认真了解学生的基本情况、特点,然后根据这门课的学术前沿、动态,结合自己的经验、体会,认真备课,没有半点马虎。他们学的教案,年年都有变化,年年都要充实新的内容,从不“炒剩饭”。教研室以为青年教师深有感触地说:“鄂秀焕、王彦骏老师对科学技术的前瞻性、课程内容的熟悉,对大公式牢记的程度及教学艺术,是我们青年教师望尘莫及的。”

对个别学习吃力的学生,他们每周都特意挤出时间给他们补课,教授他们掌握学习方法,鼓励他们树立学习的信心,扫除自卑的心态。对不符合要求的作业, 耐心地辅导学生在弄通弄懂的基础上重新去做。对那些基础好又勤奋的学生,他们则会给予更高的要求,并进行课外辅导。对那些学习不认真,考试想蒙混过关的学生,一旦发现,他们总是进行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帮助他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

鄂秀焕曾对学生说:“虽然教学、科研任务很重,但并不影响我们对年轻一代成长的关心和爱护。”为了更深入,全面了解学生,鄂秀焕多年担任班主任工作。学校的操场上、宿舍里,食堂门口,到处留下他们老俩口的足迹。一些学习曾经落后的学生,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树立了正确的学习观,顺利地完成了学业,最终成为国家的栋梁之材。

学校并没硬性要求教师坐班的制度,但他们在没有上课的时间里,白天始终按点上班,晚点下班。在家吃过晚饭,安排照顾好孩子之后,又一头钻进实验室,直至深夜十一点才回家,他们的生活节奏,一直是那样的紧张。

鄂秀焕一辈子的温雅中透出的坚毅,应该源于她的家庭教养。

出生蒙古族的她,19398月生于北京。19459月,6岁的她,就被送进北京香饵胡同小学读书,19517月小学毕业,顺利考入北京第二女子中学。她从小就对学习知识充满着兴趣和激情,成绩一直名列同年级前茅。

上中学的她,常常穿着淡蓝色的棉布袍子、方口布鞋,朴素平和中彰显出知识女性的气质。还有她那俊秀细致白里泛红的脸蛋、清澈的眼神,也无不透出大家闺秀的清雅与温婉。

鄂秀焕1957年考入北京邮电学院,1960年被选入邮电学院化学师资培训班,19618月分配到武汉邮电学院教书。后来,由于当时国际亟需无线电专业人才,服从组织安排的她,又在当年10月回到北京邮电学院继续深造。

这次深造的机会,使得她有幸认识了同班同学王彦骏,结成同窗好友。19648月,俩人毕业,同时被分配到青岛506厂工作。不久,又分别到青岛第十七中学和第六中学任教。1965年后,他们先后到青岛轻工业局五金电器生产合作社研制半导体收音机,到青岛无线电厂研制电容、后又借调到青岛微电机厂......

196652日,在没有举办婚礼、没有任何仪式、也没有新房的条件下,鄂秀焕与王彦骏白天照常上了一天班,穿着工作服下班后,一些同事随他们一起,到家里吃了些喜糖,热闹了一下,就算是结婚,结为了夫妻。他们住的是厂长特批的一间没有房门、还半地下的原来一直堆放着杂物的侧房。

写到这里,我们不得不为他们生活的平实和简朴及拮据而感动。

这一代人,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只是为了一份纯洁的情感,就能够如此纯粹地付出青春和信任!

一路清清爽爽地走来的鄂秀焕,主讲《通信电子电路》等课程,成为通信专业学术带头人。还曾担任过中华全国总工会第十一届、十二届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教育工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代表,河北省工会第七次、八次代表大会代表、委员兼主席团成员,保定市第十二次妇女代表大会代表,保定市政协第八次委员会委员,还曾兼任华北电力大学工会副主任等职。

正当笔者将要写完这篇稿子的时候,接到一位叫孟宝坤校友的来信,从他的这封信的字里行间,可以见证当年鄂秀焕、王彦骏,在传道、授业、解惑之路途中的辛苦与执着。

孟宝坤在信中说:19977月,我先是经历香港回归这一中华民族的百年庆典,紧接着参加了高考,并考入华北电力大学通信专业。

那一年学校开始实行导师制,为每位学生安排一名导师进行学习方面的指导,每名老师大约带68名学生。我对鄂老师和她老伴王彦骏老师的第一印象非常深刻,是那种特别慈祥、和蔼可亲的老俩口。那时他们已经是50多岁的年纪了,花白的头发,显得温文尔雅,说话慢悠悠的,感觉就像是家里的长辈。鄂老师的王老师作为我们大约15个学生的导师,在大学四年的时光里,尽心尽力,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怀。

时光荏再,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二老已是花甲老人。可是,每当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仿佛还是昨天的样子,和他们在一起学习生活的四年,是我此生难以忘却的记忆。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一下子被大学里丰富多彩的活动吸引了。各种社团和学生组织、各种可以亲身参与的活动,在历经小学初中高中苦读之后,突然发现大学校园里原来还可以这么精彩。于是我参加了几个学生社团,课余时间做了很多社会工作,很快成了全校活动骨干。再后来,学生社团工作一度做得风生水起,人也飘飘然起来。然而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过多的课余活动,还是影响了我对专业课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产生了60分万岁’的错误思想,并深陷其中。一旦放松了对学习的专注,失去了努力的方向。结果呢,自然是在学习上亮起了红灯,连60分也拿不到了,使得我对学习完全丧失了信心。

也就是这个时候,鄂老师首先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她一次次苦口婆心地对我进行开导和教育,摆事实讲道理,令我心口诚服。记得她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失败乃成功之母,只要你肯用功,处理好学习和社团活动之间的关系,合理安排好时间,你一定能赶上去。我望着她信任的目光,是那样坚定、慈祥和蔼可亲,我没有理由继续放弃自己,毅然捡起了丢失的课本。

在鄂老师的教导下,我的学习成绩慢慢好了起来,不仅大学四年顺利毕业,还在工作后在职读完了华北电力大学的工程硕士,并在生活中获得了多项专利,获得了国家电网公司优秀专家人才称号。

回想这些成绩的取得,源于鄂老师当年给了我学习的自信,给了我生活的快乐,我的每一次进步,都浸透了她的教育与关怀的汗水。是她一步步引导着我,使我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多年来,每当我在学习和工作中遇到困难的时候,想起鄂老师的话,我便信心倍增。鄂老师永远是我的引路人。

在孟宝坤的来信中,我们看到的是鄂秀焕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为人师的高度意识。丈夫王彦骏与她一样,也是日以继夜地为学校工作着、无怨无悔。

可是,谁能想到那时的鄂秀焕,是位身患胃下垂、慢性胃炎、结肠炎,还是位做过甲状腺瘤切除手术等多种疾病缠身的人呢?她经常是带病坚持站在讲台上授课,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1990年夏天,她带学生课程设计时,胃病犯了,几天都不能吃饭。医生开了病假条让她休息。可是她既没有休息,也没有交出病假条,愣是坚持着把课程设计带完。正如华北电力学院院报199011日《丹心可鉴,为人师表》一文介绍的那样,“超负荷运行的人——鄂秀焕”。然而,命运对他们夫妇的严峻考验,还远不止于此。

在他们的家中,有个从三四岁就瘫痪在床上的儿子,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已有十多年。儿子每天的起床穿衣、漱口洗脸、吃饭喝水,甚至大小便都需要人服侍。为了这个儿子的生活,倾尽了为人父母的心血和精力。尤其是王彦骏身体也不好,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一旦犯病,也只能咬紧牙关服侍儿子,直到儿子30多岁离去......

家事的拖累,身体的疾病,从来都没有成为他们耽误工作的理由,也从没有为此降低了对自己的要求。他们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地为国家电力事业的教育和科研勤奋地工作着、奉献着,几十年如一日,直到退休。

2018年的冬天了,尽管这个没有雪的冬天依然寒冷,可当我拿着两位老教授的照片去扫描时,看到照片上的他们那般灿烂的笑容,看到他们被学生簇拥时的快乐和满足时,突然感受到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

鄂秀焕、王彦骏老师,你们不仅将一步步印迹,扎实地写在学校发展的岁月中,也如此温暖地写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上。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