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媒体华电

【中国电力报】曾鸣:能源电力系统向清洁化、综合化、智慧化、去中心化发展

供稿单位:      发布时间:2021-04-02     浏览次数:

“30·60”双碳目标的提出为我国能源低碳转型进程按下了加速键。清洁低碳发展倒逼能源结构调整,可再生能源大比例接入为现行能源电力系统带来了严峻考验。

在“30·60”双碳目标下,能源电力行业的定位是怎样的的?面临怎样的风险和挑战?发展方向是怎样的?中电传媒记者对华北电力大学曾鸣教授进行了专访,深入解读“30·60”双碳目标下能源电力转型新形势。

记者:在“30·60”双碳目标下,能源电力行业该如何定位?

曾鸣:“30·60”双碳目标实现的核心是推动能源低碳转型和能源革命,本质措施是控制和缩减化石能源消费量、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提升社会整体能效水平。能源电力是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基础,各行业的发展都离不开能源,“30·60”双碳目标约束下,能源的开发效率和使用效率均可得到提升,对能源电力行业的高质量发展具有非常大的促进意义。

在“30·60”双碳目标下,能源电力行业需重新审视自身定位。一方面,对能源供需结构进行调整,逐步演变为以清洁能源为主,化石能源为辅;另一方面,电力系统在整个能源系统的作用更加凸显,电能替代成为节能减排的重要手段。

记者: 在“30·60”双碳目标下,能源电力系统未来发展将呈现怎样的特征?

曾鸣:在“30·60” 双碳目标驱动下,能源电力系统会呈现“四化”创新发展趋势,即清洁化、综合化、智慧化、去中心化。一是低碳目标要求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推动能源清洁化转型;二是清洁能源发展需从综合能源系统全局角度进行统筹规划,通过多能互补、源网荷储协调支撑清洁能源消纳;三是综合能源系统的协调优化问题需要通过智慧化解决,需推动云大物移智链等数字信息技术在能源领域的应用,助力能源数字化转型,建设综合智慧能源系统;四是未来清洁能源开发利用将呈现集中式与分散式相结合的趋势,因此在体制机制层面,需推动去中心化的新模式、新业态发展,支撑分布式能源规模化开发利用。

记者:以风电、太阳能等为代表的清洁能源大比例接入,给现行电力系统带来了怎样的风险和挑战?

曾鸣:当前,清洁能源正由补充型电源向主力型电源发展。首先,清洁能源发电比重的增加改变了传统电力系统的电源结构,导致电网调峰、调差压力持续增大;其次,在“30•60”目标的要求下,未来10年我国年均新增风、光发电装机需不少于7500万千瓦,使传统发电机组一次调频、电网传输以及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并网管理等压力剧增,集中式可再生能源异地消纳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利用等问题将会进一步突出。

记者:面对这些风险和挑战,该如何应对?

曾鸣:应对这些挑战,需从两方面着手。一方面,电力调度功能要重新定位和调整,要做到不仅能够调度供应侧,还要能够调度需求侧,要让需求侧增加更多的灵活性资源,使得用电需求的刚性减少,弹性增加,便于供需平衡;另一方面,储能技术要有明显的创新进步,要同时考虑供应侧、电网侧和需求侧的储能建设,基于整个电力系统进行最优配置,达到降低投资成本的同时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的最优效果。

记者:未来,能源发展方向是怎样的?您对“十四五”期间能源电力发展有哪些建议?

曾鸣:未来的能源发展方向可以概括为两句话,横向多能互补优化发展,纵向“源-网-荷-储”四个环节协同发展。

关于建议方面,第一,要把清洁能源的发展放在综合能源系统的框架下来进行,传统以单一系统纵向延伸为主增加可再生能源发电比重的能源发展模式,将不能满足能源革命在保障能源安全、提高能源效率和促进新能源消纳等方面的要求。第二,集中式发电和分布式发电二者要有机结合,既能支持电力远距离输的传统电力发展模式,也能促进电能就地消纳。第三,在电力市场建设完善的过程中,要重点考虑四个问题:一是大量可再生能源并网之后如何进入市场;二是各种辅助服务资源如何进入市场;三是可再生能源资源如何进入电力现货市场,四是各种需求响应资源如何参与市场竞争。

原文链接:曾鸣:能源电力系统向清洁化、综合化、智慧化、去中心化发展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