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有梦为马 随处可栖

作者:赵丹菁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22-07-07     浏览次数:



作为典型的南方姑娘,骨子里对烟雨江南和重重水楼阁的向往是藏不住的。从白居易笔下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到杜牧心里的“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只看一眼江南图景,内心早已弹响古筝琵琶万千为其作曲。

奈何生活有不同的理由打扰了江南之行,但每每想到江南我便心中安宁,好似一切烦恼和疲惫都烟消云散。漫步苏堤,春披一蓑烟雨,微风轻卷起漫天柳絮散满江南每寸肌肤,于碧落长天的春水间,眠听江南雨婆娑;在宅巷深处的酒家旁,曾见江南女聘婷,千年诗情难写江南,百般画意怎绘江南?乌篷船上月光照抚,潇湘水涓流的清涟相拥。最喜游山逛水,看过五百滇池粼粼的水波,阅过大兴安岭茫茫的林海,江南不似其它,只有春夏秋冬最为风情万种——一低头的温柔醉了行人、羞了桃红;再转身的回眸,痴了才子、迷了风月。精微体察,真切描摹,烟雨江南美在方方面面,但于宗璞感触最深的是其绿,雪迹缓缓褪却窗沿,看到陌上花开满枝头妖艳了青黛色的砖瓦;桃花雨擦亮层叠的新绿,观得新芽缀满翠碧颤动苍苍古寺。

“我到过的江南小镇很多,闭眼就能想见。”小桥弯弯传承一地温柔婉约,流水潺潺孕育江南人杰地灵,错落延续的是江南的风情。曾白衣策马漫步苏堤,看小桥流水的清新自然,亦曾迷离醉倚斜桥画舫,赏一城山色半城江湖的风流倜傥。多情缱绻是江南:漫天细雨如愁丝,秀眉微蹙感伤幽幽碧草,柳絮若雪花飘洒,眸眼如墨温柔了蔓蔓青萝。淡泊安定亦是江南:小镇人家密匝错落,便将生命熨贴在隐蔽又清静的角落,石板街道平实耐久,便将历史沉淀在隐秘而悠长的古巷。

没有亲身到过江南赏景,但早已在名家手中初次接触江南,仿佛遍访江南水乡物事,炊烟袅袅中,纤柳柔弱万条垂落随春风裁剪,潺潺溪流围绕人家缓缓流淌。站在西子堤上看风细柳斜斜,春水碧于天;伫立荷花池畔看雨点错落打乱碧水无漾,微微低首弄莲子;踏遍长满青苔绿痕斑驳的青石板街,听马蹄疾响喧嚣青葱的年华;晃荡在泛着蔷薇色的秦淮河上,听断续的歌声经微风的吹漾和水波的摇拂袅娜到耳边。

舞尽唐风宋雨的叹息,沾染汉赋元曲的雅韵,烟云江南酝酿着最动情的故事。楼台香榭久藏亦寒亦暖数不尽的缠绵,兰亭楼阁守候千年文人墨客的印记,一江春水流淌着的依然是款款深情,满地黄花堆积着的仍旧是层层思念。在水一方,是谁在浅唱采莲曲,低吟浣溪沙;乌衣巷里,是谁叹家败燕子飞,不见当年王谢之家;廿十四桥仍在,又是谁在冷月之下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说到底,那江南是我心中的一座城,厌倦生活眼前的苟且,总要寻得一方净土安放灵魂,寄托得舒心,亦有重新向前的勇气。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