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记忆中的火塘

作者:杨荣辉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22-08-29     浏览次数:

我终于在枫叶和初雪之间的第五个季节里,再也找不到去往火塘边的泥泞小道。奶奶,直到现在,我还是时常想念起我们的家,想念遍野的山花和走丢的牛羊,那花间的风也总是奔我而来。

不过一切还好,这数不尽的光年,依然满满当当地堆积在奶奶衣服的褶皱里,连同我们,一起并行在时间的轨道里,一前一后。

奶奶,你背柴也背鲜花,我曾不止一次地这么说,妈妈和您一样,她背上背过的柴和她见过的山花一样烂漫。我想世间再也没有任何一朵花,可以和奶奶见过的山花媲美。

山花是奶奶带回来的礼物,小心地别在腰间。在那清苦的年代,奶奶的裙摆依然是明亮的,配上山花,也是出奇得好看。

每逢冬夏,奶奶总是倚在门口,等我回家。直至太阳落山,黑夜慢慢袭来,火塘里炭火熄灭,我才颠簸一路回到奶奶身边。奶奶重燃火塘,抱我入怀,而我则在温暖的火光中入梦。山路是真的难走,我们一年两次见面也是真的难得。车窗收留了我太多的思念与不舍,奶奶,终于还是决定搬走了。

交通不便,供电不易,谷物不收,连年干旱。奶奶,我知道,您舍不得黄土,舍不得山风,更舍不得漫山遍野的山花。丢失的牛羊是您为大山的祈祷,悠扬的山歌是您对草木的欢欣,袅袅的炊烟每次都缓缓升起,合着鸟鸣的清脆,美得不像话。

家中牲畜再一次死光了,奶奶,这次我们真的要走了。

我匆忙地记录,试图将这里的一切都定格在相机里,每一条泥泞小道,每一朵山花野果。我们会搬到很美的地方,那里可以没有山花,没有清泉,没有黄鹂鸟,但只要有奶奶,就是胜过一切的。

奶奶再次点起炊烟,捋起散发,不忍品尝离别之苦。我也愚蠢,只知道离奶奶近一些,照顾会多一些,却忘记奶奶在这里生活了70载,等待我回来20余年,怎么舍得?这一次换我等您,等您告完所有的别,我们再一起回家。

原以为之后,便不会有奶奶眼巴巴等我回家,可是我依然在象牙塔,依然只能在寒暑假里和您一年两次见面。不过请放心,我会陪您熬过每一个冬天。

奶奶,下次不要在黑夜里等我了,在火塘边吧,如同我归家般的热烈。火塘啊火塘,请千万要温暖奶奶的双脚,它走过太多的山,淌过太多的河,冰冷至极。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