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风中希冀

作者:马浩璇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22-11-07     浏览次数:



我踱步至窗前,耳边还响着空调外机的杂响,声音在黑暗中传得很远很远,与蝉鸣一同消失在远处。八月的晚风有一点凉,从半掩的窗间吹入,冷得我打了个哆嗦,赶忙将窗户合住。

六月的八九号,总是不怎么平常。有平凡人开始书写逆袭的传奇,有寒门学子开始展露头角,也有自命不凡的天才黯然神伤。六月的八九号总是不怎么平凡,天气时常闷热,乌云也如同厚重的幕布,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妈,我去考试了!”我朝老妈挥了挥手,转身便进入了那两三千人中,跟随着汹涌澎湃的人潮,走进了二考场……黄金大世之争拉开帷幕。

“什么,语文难吗?”班级群里的小天才笑道,“是你死板吧,别过来瞎说。”我望着手机屏幕发呆:简单吗?不吧!我与小天才成绩平时差不多,怎么会……下午,数学开考了,我有些呆呆地立在门口,看着来往的人流,骄子与父母互道“再见”,然后转身进入考场。恍惚间,眼前但见吊睛白虎啸裂山林,金鹏大雕一声尖唳直插霄汉,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回过神的我,竟在大热天里哆嗦着进入了考场……

“娃,咱家的未来就看你了!”妈妈亲切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打开了网站,开始查询高考成绩。成绩出来的瞬间,两人的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深海上浮,淹没了这个四处掉漆的混凝土盒子……我清了清喉咙却不知问什么?刹那间,我的物理学家的理想,仿佛泡沫般消散而去。那些银河系外光怪陆离的星云仍深深吸引着我,可现实中年过五旬的父母和八岁的幼弟,也需要我。我,该何去何从?

“今天下大雨了,”我在日记本上写道,“我很开心……吗?”我抬头思索片刻,继续写道,“夫天地之间,人皆说刻苦努力可夺天地之造化,换阴阳之更替,我为何卧薪尝胆十二载,却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写到这里,我合上日记,眺望窗外黑暗,呢喃着:”天若无,还尚可;天若有,必封天!”我拉上了窗户,静默在黑暗中聆听大雨的狂怒。

“呦,今天有空?”我在光遇游戏中问着身边的女孩,”哼哼,这不周末了嘛”。在高考之后,我便开始玩这个游戏,并在这里找到了一部分慰藉,还找到了一个相差七岁的好友,我在其中向她吐露了我的苦闷与压力,她想了想说:“哎呀,我也不是很懂,但是老师说过不要苦恼昨天,因为明天可能更糟,嗯嗯,对就是这个。”在和她完成游戏任务后,我便下线了。我拉开椅子起身,看向窗外,黑幕中划过道道闪电,像是夜的巨人疯狂地挥舞着白闪镰刀。我右手颤抖着伸向前方,轻轻地抚摸着窗玻璃……

我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空调的外机轰鸣依旧,我努力拉开窗户,锈死的窗栓尽力阻止我,却无能为力。“咔”,窗户终于被拉开了,我如同从深海浮起来的鱼,大口喘着气,抬头望去,黑幕之中,有一点光芒乍现,随后是一点、两点、百点、千点、万点。此时,一阵风吹了进来,没有了那寒冷的感觉,有的只是春水绵绵的温柔。

我从旧日大梦中转醒,深海消失了,窗户也被打开了,风透进窗户,是希望,是空谷灵音。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